<tbody id="h6xdd"></tbody>

        <nobr id="h6xdd"></nobr><bdo id="h6xdd"><dfn id="h6xdd"><thead id="h6xdd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1. <tbody id="h6xdd"><div id="h6xdd"></div></tbody>

        把握轉型節奏 “三步走”構建新型電力系統

        作者:【未知】

        2022-08-12 14:48:48 來源:中國工業新聞網  瀏覽量:

        字號

        把握轉型節奏 “三步走”構建新型電力系統


        中國工業報 曹雅麗

          8月2日,由中國能源研究會和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共同主辦、自然資源保護協會(NRDC)支持的“中國電力低碳轉型高峰論壇”在京舉行。與會嘉賓分享了中國電力低碳轉型實施路徑以及綠色發展創新思路,共同研討了新型電力系統發展舉措,在碳達峰的關鍵期、窗口期為我國能源發展建言獻策。

          推動能源轉型升級

          實現“雙碳”目標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變革,作為二氧化碳排放的大戶電力系統將首當其沖。實現“雙碳”目標能源是主戰場,電力是主力軍,電力行業低碳轉型發展在落實國家戰略、實現國家“碳達峰碳中和”目標中將發揮決定性作用。

          中國工程院院士湯廣福表示:“我國必須主動進行能源轉型,才能實現經濟低碳發展?!睖珡V福介紹,目前我國能源供應自主度在80%左右,再加上能源結構、資源與負荷逆向分布,都給能源轉型帶來很大的壓力。他強調,國際經驗表明能源保供與能源轉型不矛盾,換個角度看,轉型也是一種保供。需要改變過去100多年的電力系統理論,把傳統剛性電力系統變得更為柔性一些,充分挖掘多種資源的靈活性,包括發電側的靈活性運行、電網側的時空互補、需求側動態負荷的靈活性、支撐風光的高比例發展,最終支持電力系統2025年碳達峰、2050年近零排放的目標。

          電力規劃設計總院高級顧問徐小東表示,我國“十二五”時期解決了新能源并網送出問題,“十三五”初步解決了新能源消納問題,“十四五”將重點解決新能源的可靠替代問題。在此背景下,我國亟待升級電力傳統調度運行體系。傳統調度無法適應源網荷儲多項互動的運行需求,需要通過數字化技術提升調度的靈活性,以適應充分電力市場環境下電力系統運行方式的頻繁變化。

          構建新型電力系統

          中國作為制造業大國,要發展實體經濟,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里,新型電力系統是清潔低碳、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 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常務副理事長楊昆表示,新型電力系統是在傳統電力系統的基礎上,順應碳達峰碳中和要求的系統高級形態,是以新能源發電為主體、以靈活性資源為支撐的具有交直混聯和微電網并存的電網形態,是應用先進前沿技術、依托統一電力市場實現能源資源大范圍優化配置的基礎平臺,具有綠色低碳、柔性靈活、互動融合、智能高效、安全穩定的顯著特征。因此,新型電力系統建設是一項長期任務,要充分認識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長期性、差異性、靈活性和創新性,依據各地資源稟賦,因地制宜構建新型電力系統,大力提升新型電力系統調節能力,保障新能源大規模開發和高效利用。

          中國能源研究會理事長史玉波表示,電力綠色低碳轉型大勢所趨,勢在必行。電力的綠色低碳轉型主線還應該是發展,在發展中轉型,轉型中發展,并且在這個過程中要保持一個相對平衡的態勢,要加強技術創新。目前我國已掌握的技術還不能完全支撐我國2060碳中和目標的實現,急需實現重大技術的突破,甚至是一些顛覆性技術的突破。他強調,當前電力在我國經濟社會終端用能地位十分關鍵,保持電力充足供應,涉及能源安全、國計民生,必須牢牢把握住電力安全穩定充足供應的底線。

          中國能源研究會能源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林衛斌表示,要合理把握能源轉型節奏,協同推進能源系統電氣化和電力系統低碳化。新能源不能單邊冒進,要與能源系統形態變革雙輪驅動。未來構建新型電力系統需要分“三步走”:2020-2030年努力推進技術變革、體制機制創新,實現增量替代;2030-2040年初步形成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,煤電逐漸退出主導地位,非化石能源發電逐漸成為主體能源;2040-2060年新型電力系統逐步成熟,新能源主體地位不斷加強,煤電加快退出。

         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規劃發展部副主任張琳表示,截至2020年底,全國靈活調節電源裝機占比18.5%。預計到2025年,抽水蓄能電站裝機需達到6200萬千瓦,新增火電靈活性改造2億千瓦,建設不少于3000萬千瓦的新型儲能,才能滿足系統調節需求。然而,目前我國輔助服務成本主要由發電企業分攤,向用戶疏導不暢,應盡快明確虛擬電廠等輔助服務市場主體地位和準入條件,設計合理的價格機制,探索建立跨省跨區輔助服務市場機制,推動送受兩端輔助服務資源共享。此外,打破省間壁壘,可以充分發揮大電網互聯錯峰效益,發揮省市間調節資源互補互濟優勢。

          提升靈活性成關鍵

          新能源發電的波動性和間歇性要求電力系統必須具備靈活性,新能源大規模應用需要以安全靈活為基礎。電力系統要柔性化,以靈活電源建設提升系統靈活性。

          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科技部主任許世森表示,新型電力系統需要靈活性電源支撐,在我國需要煤電作為靈活電源進行支撐,否則很難實現能源安全供應。未來,CCUS(碳捕獲、利用與封存)是實現“3060”雙碳目標不可或缺的戰略性技術,國際的實踐證明CCUS技術是可行的。國內研究和實踐也顯示,我國地質條件具備巨大的封存潛力,隨著技術進步,未來CCUS具備可接受的經濟性。我國CCUS技術有一定的基礎,在大規模全流程工程示范方面與國際先進水平還有差距。

          三峽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江冰認為,新型電力系統的非傳統要素包括電源的分散化、儲能的要素化、配網的有源化、氫能的產業化以及交通的電動化。他強調,配網側和用戶側涌現了大量的新型主體,將發揮重要作用。海量小型、分散的分布式電源接入電力系統,正在改變傳統電力系統“電從遠方來”的既有格局,逐步實現“電從身邊來”。配網側電源也將參與電網的平衡與調度,輸配電網的關系正在發生根本變化。儲能作為在電源與負荷之間轉變的“自由人”,可增強電力系統的靈活性,成為電力系統平衡不可或缺的第四元素。

          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戰略規劃部副主任李鵬預測,未來隨著風光電等電源和電動車等新型負荷的快速增長,2030年我國電源側新能源日內最大波動有可能達到5億千瓦以上,負荷最大峰谷差有可能超過4.4億千瓦,屆時系統調節的壓力會越來越大。要確保電力系統的穩定運行,用戶側必須深度參與系統平衡,同時配電網進一步完善物理架構和運行邏輯,而虛擬電廠將成為未來電力系統平衡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工業電器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 ① 凡本網注明"來源:工業電器網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工業電器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獲本網授權的作品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源:工業電器網"。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 ② 本網凡注明"來源:xxx(非本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且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 ③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兩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默認工業電器網有權轉載。
        關注工業電器網微信公眾號
        裸体玩弄校花羞耻h

        <tbody id="h6xdd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h6xdd"></nobr><bdo id="h6xdd"><dfn id="h6xdd"><thead id="h6xdd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h6xdd"><div id="h6xdd"></div></tbody>